全卫网_全国卫生网络信息平台www.life120.com
全卫网
指南
专科
保健
疾症
查疾病
查症状

信息
健康信息
医学信息

文章正文
搜索:
首页 >> 健康信息 >> 健康访谈 >> 正文信息
甘肃卫生厅长刘维忠微博推广猪蹄 称与张悟本不同
作者国医网 日期/时间2011-11-02 08:59 来源综合
甘肃卫生厅长微博推广猪蹄 称与张悟本不同 (图2) 甘肃卫生厅长:推广猪蹄跟张悟本不同 刘维忠表示网上发言代表卫生厅推动中医事业;他在官网和实名微博发表中医药方被指公权滥用 对话动机 西北人刘维忠最近有喜有忧。 喜的是,10月29日,他成为中华医学会授
 

 

  甘肃卫生厅长:推广猪蹄跟张悟本不同

  刘维忠表示网上发言代表卫生厅推动中医事业;他在官网和实名微博发表中医药方被指公权滥用

  对话动机

  西北人刘维忠最近有喜有忧。

  喜的是,10月29日,他成为中华医学会授予的17名“首席健康科普专家”中的一人;忧的是,他在微博上发布中医药方、在甘肃卫生厅网站上转载自己的文章而被质疑健康素养不够和公权越权。

  一切质疑,都与他甘肃省卫生厅厅长的身份相关。

  如今,包括甘肃省卫生厅厅长刘维忠、公安部打拐办主任陈士渠、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在内的一批官员正在使用微博与公众沟通,在这种便利的交流工具下,官员们遇到以往无法想象的关注,甚至是招来质疑。

  10月28日晚,在北京的酒店里,刘维忠让记者坐上沙发,自己坐到对面的凳子上接受采访。

  “我50多岁,就想干点事”

  在微博和甘肃省卫生厅官网上推广“猪蹄食疗”,刘维忠被网友称为“猪蹄厅长”。其实,早在舟曲泥石流、玉树地震时,他就给到甘肃的病人喂服“猪蹄汤”。不仅是“猪蹄汤”,微博推广中医,刘维忠没少“挨骂”。

  新京报:看到“猪蹄厅长”这个称呼时,你是怎么想的?

  刘维忠:“猪蹄厅长”是那些骂我的人说的。他们其实不了解,猪蹄对增强有些药物的疗效非常好,辅助治疗作用很大。

  舟曲泥石流,玉树地震,我们这里来了340个病人,一个不少地吃了猪蹄,恢复得非常快。

  新京报:人们那样称呼你,你不生气吗?

  刘维忠:我无所谓。谁咋说咋说,发展中医肯定有不同的声音。

  新京报:有人拿你的“猪蹄食疗”和张悟本的绿豆治病来比,你怎么认为呢?

  刘维忠:张悟本那是夸大食疗的效果,他是拿食疗治病,我说的猪蹄是辅助治疗,辅助和不辅助完全不一样。这个一定要强调。

  新京报:你怎么知道猪蹄能辅助治疗?

  刘维忠:(上世纪)80年代,我的大舅子脑溢血动手术,解放军医院的一个人对我说,让病人吃这个,一周保证效果好,我试了之后,果然效果很好。

  新京报:但这个遭受网友质疑最多。

  刘维忠:嗯。有一天一个人讽刺我,随后就有800多人同时“骂”我。

  新京报:那是什么时候?

  刘维忠:今年五六月份。微博开的时间不长,当时我宣传中医,有人说,以后不看你微博了,全是中医。

  新京报:开微博之前会想到有这么多人骂你吗?

  刘维忠:那没有想到。过去哪有人骂呢?咱还比较廉洁,骂的人也少。微博上,有些人不了解,认为你瞎说。

  包括中医治疗艾滋病,有些人不了解,说这么脑残的人还当厅长?后来让刘宝录(老中医)把案例发上去,好多人就不骂了。

  新京报:面对这么多人骂你,心里能承受吗?

  刘维忠:那没事儿。

  新京报:一点儿都不介意吗?你可是厅长。

  刘维忠:开微博的时候,我们请北京的媒体专家讲过课,开微博就得准备挨骂。

  有一个人在微博上调查我有没有职业医师资格证,还有人真去调查了,一调查,说有的,要不又找你麻烦了。

  咱又没做啥亏心事。后来你看,有人还反过来骂那些人,说他们与人不善,明明是个好事儿。

  新京报:这你也习惯了?

  刘维忠:既然是上微博,那就得把架子放下来,没人敢骂你,那不对。骂的人多,正面说的也多,讨论非常激烈,而且网民提了很多建议。

  新京报:你在网上引起争议,家人担心吗?

  刘维忠:担心被人骂,有人说反面的声音总不好吧。但我没事儿,我50多岁了,就想干点事儿。

  “网上开药方是百姓之福”

  甘肃省卫生厅官网上,曾经转载数篇署名刘维忠的文章。有的阐述甘肃省医改,还有的介绍中医治疗经验,有的还推荐中医药方,标题红色,甚是醒目。有专家认为卫生厅网站作为电子政务平台,不是一把手发言的博客。

  新京报:为什么要在网站上发这些文章呢?

  刘维忠:有些决策直接让人家硬干,你得讲出条条道道,但文件里是讲不出太多道理的。比如创建中医先进县,文件不可能写这么长,用文章提一些思路,这样基层落实就快一些。

  新京报:有人说,你在官网发厅长个人的文章,是滥用公权。

  刘维忠:我就想着把中医推动推动,做工作肯定有风险。

  新京报:但有些你个人的文章,还有一些例子是你自己对中医治病的体验。

  刘维忠:那都是我实实在在经历,没有虚假的。

  新京报:以厅长的身份举这些例子,会给人造成误导,只按你开的方子治病,不去医院看病?

  刘维忠:我举的例子,都是在医院治疗的,没有说在家里治疗的。这是对一些医生启发,不会有什么误导。

  新京报:你一发,老百姓会认为方子是百分百正确。

  刘维忠:我发的这个方子都没有什么风险,很多是外用药,就是内用,也是没有毒性的药。老百姓多知道一些比不知道强。

  新京报:怎么把握方子的风险呢?

  刘维忠:中药有毒性的我不会发。我亲自实践过的,比如消肿膏,栀子和鸡蛋清消肿,我治了多少人了,这都没啥问题。

  新京报:但有人说,你发的有些方子,说明健康素养不够。

  刘维忠:反正老百姓方便了。你得听听百姓的声音。

  我接触的都是顶尖的专家,有时候老百姓挂号也看不上这些人,通过(微博)这个方法,老百姓享福了。

  有人说,按照程序你不能做。难道当官就得一本正经和老百姓离得远远的?实际上,老百姓问的问题,你就得回答。你不回答,才会被骂。

  “纳税人有权知道你在干啥”

  在微博上,“甘肃刘维忠”的实名认证身份是“甘肃卫生厅厅长”。在他回复的帖子中,伴随的争论也不少。但遭受质疑后,刘维忠并未远离微博,他对网友的疑问,仍会更新、回复。

  新京报:官员更多是“谨言慎行”。

  刘维忠:这是做官之道,做官,保险点儿,提拔也快,但你要推动事业,不说根本不行。

  我这个年龄,也不是提拔的年龄了,能把中医推动一些,也行。

  新京报:你在网上的做法有没有引起领导的关注?

  刘维忠:没有。他们哪能顾上看这个?亲戚、朋友也没有太在意这事儿。

  新京报:你开微博的目的是什么呢?

  刘维忠:当初我们新闻办的主任说给你开个微博,那时我还不知道微博是干什么的。他说,开微博可以宣传中医,我说,那就开。

  新京报:你的微博认证是甘肃卫生厅厅长,你认为发言是代表个人还是卫生厅?

  刘维忠:实名认证卫生厅长,你就不能有太多个人的声音。培训的时候也说了,这不能更多的代表个人。认证了厅长,起码要负责任。

  新京报:哪些是代表个人的声音?

  刘维忠:我的微博没有个人的声音,我是在推动中医。

  新京报:但你在网上的发言,会被人当成是你个人的意见。

  刘维忠:有时候,我把决策过程也写到微博上,有人说,你厅长不该写这个。我说,人家是纳税人,出钱养活着你,人家有权知道你干什么,为什么不写?起码让老百姓知道你在干啥呢,否则还以为你是混饭呢。

  卫生厅长就得一本正经,啥都不能说?(用微博)这不也是和老百姓的沟通方式嘛。

  新京报:这些微博,你觉得接受的多,还是批评的多?

  刘维忠:对个人来说,肯定批评的多,但是对工作,厅长如果不重视,中医肯定推动不了,政策也出不来。

  “官员开微博应鼓励”

  10月28日晚上,刘维忠说,他已经让人把卫生厅网站上他的署名文章撤了下来。刘维忠在微博上写道:“我在卫生厅网站发文章和在微博发单验方确有不当之处。自己在这方面经验不足。”

  新京报:为什么又把网上的文章撤下来呢?

  刘维忠:几个朋友给我分析了一下,我想也是的,甘肃中医发展需要一个好的环境。主要还是担心甘肃中医将来发展受影响,自己倒无所谓。

  新京报:将来你的微博会有变化吗?

  刘维忠:嗯,一些方子,能不发就不发了,尽量让一些专家去发,换一个方式,对中医也有好处。

  新京报:你不发,传播力会下降?

  刘维忠:现在也没有办法,中医发展环境就是这样。我想,专家来发,也能起到作用。

  新京报:你现在觉得官员在微博上,什么是能发的,什么是不能发的?

  刘维忠:我的微博上,就是工作。

  新京报:经历过微博争论,你有什么感受?

  刘维忠:不回答网友的提问,(老百姓)说你官架子,回答了,有人说你不该说这些话,这很难掌握。我觉得应该鼓励官员和老百姓接近,开微博的人,你去攻击,这样老百姓离官员越来越远,老百姓不方便了。

  新京报:你让甘肃卫生系统也统一开了微博?

  刘维忠:这是厅里开会研究定下来的。我们有个微博圈子,直接在卫生厅网站上就能找到。

  这也是网民建议的,全系统开微博方便老百姓,大家受了什么委屈,发上来,我们去调查、解释,大家也就不闹了,这也是方便缓解矛盾。

  新京报:都是实名认证吗?

  刘维忠:这个没有要求。但是这里面全是干部,老百姓找到一个就能找到所有人。

  新京报:你今后会怕网民们再批评吗?

  刘维忠:怕也得干。我定了个目标,把甘肃县以上的西医院,变成中西医并重,干了一届,起码让老百姓知道这个人不是个庸庸碌碌的人,干一届把甘肃的中医扶持起来了。觉得你这个人还不是个坏人,就行了。

相关内容
 
钟南山称中国医疗经费不足GDP6% 全世界最低
专家声称:发展中医需要唤醒中国文化主体意识
中国疾控中心专家:艾滋病正在变成一种慢性病
朱恒鹏:解决看病难就要允许医生自由执业
曹洪欣力挺中医 不能站在西医立场上否定中医
中医院士谈“任督二脉”:不能用行政命令推广
科学发展铸辉煌—访江西省萍乡市中医院院长林家坤
甘肃卫生厅长刘维忠微博推广猪蹄 称与张悟本不同
“史上最严”管理办法能否遏制滥用? 肖永红
整治卫生环境保障居民健康 访市卫生局局长孙德俊
网友最关注的医师
李振平
高付祥
赖伯骥
王忠智
陈国福
艾金长
周相义
王永生
孙书鸿
翟友平
翟友东
张朝刚
刘铭生
赵莹宏
王赞平
张玉森
黄炳炎
马春堂
夏先斗
林家坤
肖嘉惠
唐光钧
杨宣恩
张志亮
李洪正
武光良
雷虎成
吴兰珠
金方荣
徐光耀
张永杰
雷正荣
李盛华
杨银学
胡学军
蓝延荣
孟智宏
谭中秋
田同学
杨大清
詹胜
覃桂杰
李诗培
张金友
孟庆和
谢忠伟
梁振兴
张念武
苏远安
梁滨
李宝鸿
网友最关注的医院
江西省萍乡市中医院
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
上海曙光医院
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
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
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
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龙华医院
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第六人民医院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八五医院
中国福利会国际和平妇幼保健院
上海交通大学附属胸科医院
网友最关注的药厂
北京紫竹药业有限公司
江苏康缘药业股份有限公司
福建厦门星鲨制药有限公司
江苏正大天晴药业股份有限公司
苏州东瑞制药有限公司
广西金嗓子有限责任公司
深圳致君制药有限公司
福建省福抗药业股份有限公司
华瑞制药有限公司
浙江震元制药有限公司
浙江海力生制药有限公司
网友最关注的学校
华西医科大学(四川大学华西医学中心
天津医科大学
中山大学医学院(中山医科大学)
哈尔滨医科大学
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湖南医科大学)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同济医科大
浙江大学医学院(浙江医科大学)
吉林大学医学部(白求恩医科大学)
西安交通大学医学院(西安医科大学)
武汉大学医学院(湖北医科大学)
咸宁医学院
 
网站简介 | 服务声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 | 使用帮助 |
全卫网版权所有,网站所有信息仅供参考,不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所有资讯内容、文字信息转载,请注明来源"全卫网www.life120.com"
Copyright © 2004-2013 www.life120.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备0907408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5824-3
法律顾问:王旭 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