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卫网_全国卫生网络信息平台www.life120.com
全卫网
指南
专科
保健
疾症
查疾病
查症状

信息
健康信息
医学信息

文章正文
搜索:
首页 >> 产科 >> 产科新闻 >> 正文信息
体验北京医院挂号难 砖头替人排队熬两夜挂上号
作者国医网 日期/时间2013-01-20 21:10 来源gyw120.com
挂号难是个老问题,年年喊,年年难。挂号难是优质医疗资源短缺的一个缩影,集中体现在大城市大医院专家号供不应求。尽管社会各
 

  挂号难是个老问题,年年喊,年年难。挂号难是优质医疗资源短缺的一个缩影,集中体现在大城市大医院专家号供不应求。尽管社会各界反映强烈,但仍无法满足患者的需求。近日,本报记者在北京多家大医院跟踪采访了部分患者的挂号过程,不仅体验了患者的求医之难,也发现了个别医院管理上的漏洞。例如,有的医院“号贩子”横行无阻,既加剧了资源紧缺,也加重了患者负担,令百姓深恶痛绝。

  近年来,北京各大医院为了缓解挂号难,采取了预约挂号、增加号源等多项措施,但群众的感受并不明显。从本质上看,挂号难反映了我国优质医疗资源短缺、卫生资源分布不均衡、分级诊疗机制不健全等问题。因此,解决挂号难,绝非一朝一夕之事。只有不断深化医改,触动深层的体制机制改革,才能破解这道难题。从今天起,本版将陆续推出“关注看病难”系列报道。

  编 者

  1

  北京积水潭医院

  砖头替人来排队

  田博夫

  1月7日凌晨2点30分,记者来到北京积水潭医院。只见挂号大厅的门紧锁着,零星几个人在大厅外面站着,搓着手,跺着脚。此时,室外温度是零下15摄氏度。

  挂号大厅门外有8个号码,每个号码对应一个里面的窗口,提前挂号的人要在外面排到6点,才允许进入大厅,7点准时放号。我仔细观察,发现每个队伍前面都有砖头或者凳子,挡住了后来者。

  在排队的人群中,我认识了一对姓李的兄妹。兄妹俩一个34岁,一个32岁,吉林人,哥哥是公务员,妹妹是小学老师。2011年,父亲脊椎病恶化,右腿出现麻木症状,连正常行走都很费劲。兄妹俩带着老人先后辗转了当地几家医院,从小门诊到大医院,花了上万块钱,病情始终不见好转。

  “今年1月初,我爸走路越来越不利索,长春的医生有的说要做手术,有的说要静养,都没个准话。”妹妹说,他们三人从吉林德惠市出发,坐了15个小时的火车才到了北京。

  “我是3点来的,还没有排到第一个。挂号还能用砖头替人?下次我撒把小米,是不是也能占几十人的位置?”哥哥指着前面两排砖头和凳子,气愤地说。

  “那些占位置的都是号贩子,5点多他们一准出现,因为5点半保安要来清理砖头和凳子。”一名来挂号的本地人说。

  “咋不在网上挂号呢?”我问。

  “之前就听说过可以预约,可是打电话一问,脊柱外科普通号都要排到1月17日,我们想找的张贵林专家号2月4日之前都没了,都快过年了,谁能等得起啊!”哥哥抱怨说。

  “号贩子更可气,在网上联系了一个号贩子,开价300元。我们来这里挂号是100元,省点是点吧,都是普通人家,省这200元,一个人的路费就出来了。”

  5点20分,挂号大厅外的8个“窗口”已经站了不少人。距离挂号大厅开门还有40分钟,前两排“砖头”的主人陆续现身,显然是有备而来。清一色厚厚的长棉袄,与周围的人格格不入。不久,4名工作人员也穿梭在各个室外“窗口”之间,维持队伍秩序。

  一位维持秩序的工作人员说:“冬天人没有那么多,这些人大厅里基本能装下。要是夏天,队能排到后面楼的大树那里。”5点40分,妹妹经过长途旅行劳顿,显然体力不支,抱着膝盖蹲在了地上。

  6点整,挂号大厅开门。

  “终于进来了,有一种热炕头的感觉。”妹妹说。

  7点整,挂号大厅各个窗口传来挂号注意事项的广播,8支队伍一点点前移。

  7点36分,这对兄妹挂上了专家号,是第七号。哥哥很快把父亲从小旅店接到医院,在诊室门口等待专家。

  9点,李家兄妹领着父亲就诊完毕。医生建议,办理住院手续准备手术。因为没有床位,护士让他们等通知。

  “这一等,不知又是多久。”哥哥说。

  2

  北京同仁医院

  熬了两夜挂上号

  田博夫

  1月9日凌晨3点,记者来到北京同仁医院眼科挂号大厅。此时,7个窗口都已经排了至少10米的队。站着的、坐着的、躺着的,什么姿势都有。

  我排到了3号窗口的队伍里。数了数,前面一共有21个人。排在我前面的是一位中年妇女,我便和她攀谈起来。她姓王,内蒙古扎兰屯市人。

  “才3点多,怎么就这么多人呢?”我问。

  “我本来想1点就来排队,起来后看旅馆外面太黑,没敢自己走,就等了一会儿才过来。”她说。

  “大姐,您挂什么号啊?”

  “眼底号,听说不好挂。”

  “大老远来,怎么没在网上预约?”

  “压根没用,专家号都满了。我丈夫得的是急病,眼底出血,我们那的医生说要做手术,不能等太久。”

  挂号大厅没有暖气,门是敞着的,非常寒冷。才4点多,王大姐已经两腿发麻,来回蹲站了几次,每次蹲着起来都要捶好一会儿腿。

  “您啥时来的北京啊?”我问。

  “昨天晚上来的,折腾死我了。早知道这样,我带个小板凳来。现在又困又累的,都快挺不住了。”王大姐捂着腰又蹲了下去。

  7点整,挂号窗口开始放号了。就在前面还剩下不到10个人的时候,我就听到有人说,挂不到眼底号了。

  我们缓缓往前走,王大姐终于排到了窗口前。

  “挂个眼底专家号。”

  “没了。”

  “那就挂个普通号。”

  “也没了。”

  王大姐失望地走了,我在门口追上了她。

  “怎么可能一个号也没了呢?我现在回去睡觉,明天接着来。”她的眼圈有点红。

  1月10日清晨5点30分,我再次来到同仁医院。我好不容易挤进人群,在6号窗口的前几排找到了王大姐。

  “您几点过来的?”我问。

  “两点过来的,总算排到了前几位。”她的眼睛有点红肿。

  7点整,窗口开始放号。很幸运,王大姐终于挂上了眼底专家号,还是第五号。

  “折腾死了,我得回旅馆接我丈夫了。”寒风中,她的背影很快消失了……

  3

  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

  登记之后再点名

  田博夫

  1月14日凌晨4点30分,记者来到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门诊大楼紧闭着,门前已经排了3个长队。两个保安徘徊在队伍中,维持着秩序。阴冷的雾霾中,不时听到咳嗽声。

  我刚排在队伍中,站在前面的一位男子回过头来说:“你来晚了吧?都点过一次名了。”

  “咋还点名?”我顿时有点懵。

  “这医院有规矩,要想挂上专家号,你得头天下午两三点过来排队,下午5点的时候保安过来登记,把你的名字记上才算数。”他回答。

  “第二天过来,能按照之前的顺序继续排队吗?”

  “第二天凌晨4点保安过来点名,所以你得3点左右来。我今天3点多过来的时候就有很多人了。点名只要你不在,名字就被划掉了。然后每隔大概一个小时,他们过来点一次。我是昨天下午2点多就预先登记了。”

  “什么时候才能进大厅呢?”

  “6点是最后一次点名,6点半就可以进去了。”

  这位男子姓薛,山东德州人,1月12日带着妻子来到北京看病。他的妻子去年检查出胸部长了肿瘤,观察了一段时间后,决定来京做手术。

  果然,到了6点,一名保安拿着名单开始点名。

  6点30分,门诊大楼开了,队伍按照之前点名的顺序缓缓前行。该院实行分科挂号制度,挂哪个科室的号,到哪个科室排队。我陪着老薛去了二层的胸科继续排队,挂号队伍排到了走廊。

  7点准时放号,不到5分钟,老薛就挂上专家号了,是第6号。

  “不同的医院,挂号的规矩还真不一样。”老薛笑着对我说,“你要先打探好科室的位置,要不然6点半进来的时候,你花时间找科室的工夫,好多人都走到你前面去了。”

  离开门诊大楼时,我碰到了一名护士。她告诉我:“你要是第一次来看病,挂普通号就行,普通号啥时候都有。”

  4

  北京儿童医院

  挂号难在摸规律

  余易安

  1月7日早晨6点15分,记者来到北京儿童医院门诊楼东侧的建卡挂号中心。离7点放号还有45分钟,挂号中心已经挤满了人。每一队,都排出几十米长。

  舅舅的孩子鹏鹏3岁了,走路还晃晃悠悠。舅舅着急,在老家看了一圈,也没找到能治的大夫。知道我在北京,电话里一再叮嘱:帮忙挂个神经内科的专家号。

  能不能挂上,我心里没谱。不过既然来了,就先排队吧。这里没有暖气,冷得我来回跺脚。

  7点放号,队伍行进倒挺快。不到8点,就轮到我了。

  “神经内科专家号还有么?”

  “什么?这儿不挂神内专家号?”我赶紧又问:“专家号怎么挂?”工作人员说,只能电话或网上预约,要不就上门诊楼一层挂特需号。

  电话和网络预约我是知道的,不提前三个月,压根儿没戏。特需号,贵不说,这会儿肯定也排不上。

  我很沮丧,正往外走,有好几个人围上来:“挂什么科啊?”“专家号要吗?”“明天就能看上”……

  我没理睬他们。门诊楼内一层东侧还有一个挂号处,专门取预约号和挂特需号。这会儿,已经过了8点,没剩几个人了。

  “神内的专家号还有吗?”

  “没了。”

  “那,专家号一般多少钱啊?”

  “不一样,有200,也有300的!”

  一转头,又有人跟上来,留着板寸头,一看就知道是号贩子。

  “神内的专家号,明天上午就能看上,要么?”

  “主任级别的,都什么价?”

  “300、400、1000,都有。”

  板寸头看我犹豫了,一个劲儿劝道:“挂特需是300,我给你也是300,还省了半夜排队,明天就能看上。你排队,也只能挂到3天后的号。”

  “那你怎么能挂上明天的呢?”我反而好奇了。

  板寸头倒有耐性:“我们都是提前网上预约的。你放心,号绝对是真的,你可以看完病再给钱。”

  我没理他,又来到候诊区。正巧,一个东北口音的大哥,手机里跟家人说着:“挂上了,专家号,专家给加的号。”

  我赶紧接话:“大哥,我家孩子也病了,您是怎么挂上专家号的?”

  “我来挂号前做了些‘功课’。那个挂号中心不挂神内的专家号,专家号要么预约,要么就挂特需。特需号每天都有,早点来,能挂上。实在没挂上,还可以去特需门诊咨询台加号,每天有两个加号。再没挂上,就只能像我这样,试试直接找专家加号了。我这不是看病急么,挨个敲开了好几个专家的门,终于碰见一个愿意加号的。”大哥说到这儿,顿了顿:“千万别听那些号贩子忽悠,他们的号,不能用!”

  “为什么?”

  “号贩子给你的,是另一个患者的号,你拿着这号去看大夫时,如不更正患者信息吧,孩子的病,服药剂量是跟体重走的,体重信息如果有误,大夫处方的用药量就会不合适。如果要更正,大夫知道你是从号贩子手上买的号,就不给看了。我找大夫加号时,就碰见一个这样的,大夫说,我宁可给你加号,也不能给你看这个号贩子给你的号!咱都不能惯着号贩子!”

  于是,我马上给舅舅去电话,讲了一上午的经历。舅舅反倒安慰我说:“没事,摸着了规律,也没白跑这一趟。”

  晚上,我正琢磨着明天怎么去挂号,舅舅来电话:“鹏鹏这病也不急,不如提前预约吧。”于是,我在网上预约了三个月后的专家号。

相关内容
 
女子怀孕不到6个月诞下早产儿 重400克全国最小
36岁女子怀孕5次均自然流产 压力成晚育主因
江苏发现稀有血型“BA亚型” 血型图谱突破50种
体验北京医院挂号难 砖头替人排队熬两夜挂上号
中国科研人员发现精子细胞发育的代谢调控机制
子宫肌瘤变双胞胎 医院两次产检结果不同遭质疑
女子生下四胞胎均患脑瘫 医生:要重视产前检查
传统坐月子后果严重 少动+大补实与科学相悖
台湾罕见“豹女症”孕妇患者 顺利产试管婴儿
夫妻双方基因都有缺陷 为当上妈妈女子怀孕18次
网友最关注的医师
李振平
高付祥
赖伯骥
王忠智
陈国福
艾金长
周相义
王永生
孙书鸿
翟友平
翟友东
张朝刚
刘铭生
赵莹宏
王赞平
张玉森
黄炳炎
马春堂
夏先斗
林家坤
肖嘉惠
唐光钧
杨宣恩
张志亮
李洪正
武光良
雷虎成
吴兰珠
金方荣
徐光耀
张永杰
雷正荣
李盛华
杨银学
胡学军
蓝延荣
孟智宏
谭中秋
田同学
杨大清
詹胜
覃桂杰
李诗培
张金友
孟庆和
谢忠伟
梁振兴
张念武
苏远安
梁滨
李宝鸿
网友最关注的医院
江西省萍乡市中医院
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
上海曙光医院
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
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
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
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龙华医院
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第六人民医院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八五医院
中国福利会国际和平妇幼保健院
上海交通大学附属胸科医院
网友最关注的药厂
北京紫竹药业有限公司
江苏康缘药业股份有限公司
福建厦门星鲨制药有限公司
江苏正大天晴药业股份有限公司
苏州东瑞制药有限公司
广西金嗓子有限责任公司
深圳致君制药有限公司
福建省福抗药业股份有限公司
华瑞制药有限公司
浙江震元制药有限公司
浙江海力生制药有限公司
网友最关注的学校
华西医科大学(四川大学华西医学中心
天津医科大学
中山大学医学院(中山医科大学)
哈尔滨医科大学
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湖南医科大学)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同济医科大
浙江大学医学院(浙江医科大学)
吉林大学医学部(白求恩医科大学)
西安交通大学医学院(西安医科大学)
武汉大学医学院(湖北医科大学)
咸宁医学院
 
网站简介 | 服务声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 | 使用帮助 |
全卫网版权所有,网站所有信息仅供参考,不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所有资讯内容、文字信息转载,请注明来源"全卫网www.life120.com"
Copyright © 2004-2013 www.life120.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备0907408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5824-3
法律顾问:王旭 律师